李克军:遏制扶贫形式主义须在治理体制转型上求突破

  • 时间:
  • 浏览:0

   2017年12月,《人民日报》一篇题为《警惕扶贫形式主义》的调查手记被各大网站和民间网络疯转。该文写道:有些地方在制定扶贫政策、考核评估、督查巡查等方面依然占据 不严不实、面子工程、一刀切等现象。越多越多越多越多派驻到村的第一书记反映,填报材料耗费了絮状精力。今年5月,有一另另一个乡迎接检查团,仅打印费就花了10多万元……有些地方规定,扶贫档案要求时要由第一书记亲笔填写,一式三份,均不得出错,不得涂改。“有任何变化,三份都得改,改一项数据就得折腾好几天。”……有领导到某村检查,发现档卡有一处涂改,就大发雷霆地质问,“这是那先 性质的现象?脱贫档案是进入博物馆的历史见证,当有人当有人当有人越多越多越多越多这样做工作的?”

   就在这篇抨击扶贫形式主义的文章发表事先一周左右时间,习近平总书记就新华社一篇《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新表现值得警惕》的文章作出重要指示:纠正“四风”不到止步,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

   看样子,一场围剿扶贫工作及有些各领域形式主义的伟大斗争将在全国展开,形式主义有而且逐步收敛。

   而且,当有人当有人当有人越多再忘记,一年前,即2016年12月中旬,各大媒体及公众舆论抨击扶贫形式主义的声势越多再比现在差。《人民日报》披露:“一位驻村扶贫的第一书记吐槽:扶贫工作中,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雪片般飞来,‘5+2︐‘白加黑︐都难招架,最多时一天就填了48份。絮状时间、精力耗在纸面上,要为村里做点实事,反倒不到挤时间。”《经济日报》一篇题为《精准扶贫有的是“精准填表”》 的文章写道:“一另另一个村上百户脱贫户的表格,加起来数百张、上千个填写项。不仅要填的表格数量多,每家每户还有的是好几张,时常忙到夜半也填不完,而且,每张表格填多个不同项目,费尽口舌向农民都解释不清,有的表格填了一次又一次,来回重复。原先 下去,年末的精准扶贫验收大有向‘精准填表︐演变之势。”网络和微信中,随处能不到看后基层干部的抱怨。如:“追表像追命,天天迎检”;“连表也填不完,哪有空搞扶贫,今年农村工作最虚伪”;“贫困老人果然难,帮扶辦法 不好填,土地种了有些点,咋算不够脱贫线,劝说子女来供养,子女摇头也困难,儿媳娶家欠几万,如今外债没还完”;“脱贫工作是关键,干部头脑天天练”;“天天加班时间白费,天天工作干活白累”……南方一位驻村工作组长在微信中给我发来多幅乡村干部全力以赴加班“迎检”的照片,你说:“从省到县,都强调时要完成当年的扶贫工作任务,不到几天时间,有的是等于公开号召基层造假吗?”

   就在这阵“大抨击”的另另一个月前,即2016年10月中旬,国务院领导人在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会议上强调,加强督查问责 着力处理扶贫工作中的形式主义现象。

   “大抨击”半年 后,2017年7月3日,中央纪委召开的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电视电话会,中央领导到会强调,“坚决纠正以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对待扶贫工作、做皮下组织文章的现象”。 事先,为了解各地对电视电话会议的落实情况报告,中央纪委派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和心国纪检监察报到各地巡访,计划在一另另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走遍3一另另一个省区市(2017年7月31日《重庆日报》)。

   三周事先,即7月24日,国务院扶贫办发出《关于进一步克服形式主义减轻基层负担的通知》,提出“减少填表报数、规范统计报表制度”和“减少检查考评”等具体要求。

   从那先 信息比较慢看出,相当于从2016年秋天刚开始了了,扶贫工作中占据 的形式主义现象,而且引起上上下下的深度注意;2017年,治理形式主义的辦法 可谓紧锣密鼓、力度不小。

   再往前说, 2013年6月刚开始了了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突出反“四风”,形式主义被列为“四风”之首,差越多达到了全党共诛之、全民共讨之的程度了。但毋庸讳言,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确有明显收敛,官僚主义的主要表现“文山会海”变化不大,形式主义则有变本加厉的趋势。中部某地一另另一个不到50多户的小村,迎检材料竟有57大本;有些村党支部的反“四风”检查材料,打印装订得很漂亮,但内容却很空洞,在“奢侈之风”题目下,竟极其雷同地写着“坚持学习不突然”几个字,村干部说,这是上级部署的“规定动作”,少了要扣分,内容是那先 这样仔细看。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2014年1月3日刊文称:有些地方在反对“四风”过程中形式大于内容,突然突然出现以形式主义反“四风”的现象。

   扶贫工作及有些各领域的形式主义为那先 屡禁不止,甚至愈演愈烈呢?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我认为,最主要的现象是病根找得不准,而且比较慢对症下药。

   有些抨击形式主义的文章和有些领导讲话,往往把形式主义说成是“有些地方”、“基层干部”的过错,越多越多越多越多,强调自上而下的教育和督查。而实际上,形式主义泛滥主要源头在县以上领导机关。结果,板子向下打得越狠,与遏制形式主义的初衷越远。

   最常见的,是把“世界观扭曲”、“官本位”意识浓厚说成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主要根源。这不言而喻有一定道理,而且每一另另一个地方官、基层干部都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维护人民的利益不怕受批评、丢“乌纱”,那形式主义当然这样藏身之地。现象是有几当时人能做到呢?在强调“服从”的氛围下,越多再说舍弃“乌纱”去“抗上”,连发表不同意见或公开抱怨的都十分罕见,逢迎上意,“以形式主义应付官僚主义”自然成为常态。

   有的是些评论或规定触及到了“机制”现象,但往往强调考核评估、督查巡查等方面依然不严不实。越多越多越多越多,督查、巡查、评比、排名这样严格,甚至搞出所谓“第三方评估”。结果,基层承受的压力这样大。一方面,在付出巨大成本事先,取得了有些实不言而喻在的效果,发现和纠正了有些“虚浮”行为;但一同,又催生了更多的花样文章、形象工程,引发了更多的矛盾,总体上是得不偿失,南辕北辙。

   这样,扶贫乃至其它各领域形式主义的总病根究竟在哪呢?我认为,就在“以对上负责为主”的领导体制”。

   当有人当有人当有人常说,要把对上负责和对下负责统一同来,这当然是非常理想化的设想,但在现实生活中,两者常常突然突然出现冲突,时要分突然突然出现后和每段来。在干部任命制及“全面控制型”的治理体制下,各级领导干部的本能选则是“把对上负责里装首位”。

   ——在“对上负责为主”的领导体制下,下级对上级的任何要求、指令,有的是表示删改拥护,很少说“不”;对于脱离实际的高指标,越多越多越多越多得不硬着头皮接受。五十年代,县、社、队三级干部删改清楚,粮食亩产上纲要(50斤)都很困难,更越多再说上千斤、上万斤了,但却这样说破,越多越多越多越多硬着头皮接受上级下达的跃进指标,最后,不得不纷纷虚报浮夸(当然因干部品质和直接上级给予的压力不同,浮夸程度有很大差异)。九十年代,有的地方搞“乡村企业三年翻番”大会战,善于揣摩上意的官员就弄出个一年翻番的奇迹,比较老实的干部越多越多越多越多得不咬牙凑数,半真半假地完成任务。近年来,有的地方搞“三年大变样”, 所属区县不得不大拆大建。扶贫工作中,越多越多越多越多地方提出“一刀切”的脱贫目标,再迎合上意,规定开发式扶贫的比例,基层明知有个别懒散户或重病户根本不而且如期实现脱贫,但也要采取种种“变通手段”通过检查验收。

   ——在“对上负责为主”的领导体制下,上级摆脱不了“层层向下施压”的路径依赖,下级则把应对检查,取得好名次作为一切活动的首要出发点。督查、评估、考核、问责這個的辦法 ,皮下组织看威力无比,屡试不爽。实际上就一时一事来说,也往往也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现象在于,党政工作,无论是经济建设、社会发展,还是扶贫帮弱、党的建设,就另另一个基本特点:一是实效的滞后性。当期工作,往往时要在一两年甚至五六年事先也能见到成果。二是除每段经济工作以外,指标难以量化和难以准确测度。而当有人当有人当有人的各种评估考核,有的是逐项打分,不打分,没辦法 排名次,也就不够威慑力。于是,开没开会、上没上墙、建没建机构、上了哪级媒体等有些缺少实际意义却容易“打分儿”的考核标准便应运而生,“痕迹主义”俯拾即是。为了体现所谓“民主”,那先 年又兴起了各种名目的民意调查。但国外的這個活动,是由“第三方”机构组织的,当有人当有人当有人的各类社会组织,都深度行政化,根本不而且找到名副不言而喻的“第三方”。结果,被评估单位事先做“群众”工作,甚至由机关工作人员当“演员”的现象便屡见不鲜了。越多越多越多越多在扶贫第一线的工作人员都说,除了填表,越多越多越多越多训练贫困户怎样回答各类现象。结果,感激之情往往被厌烦之怨所代替。509年《半月谈》第24期披露了基层应付检查考核的诸多奇招:花钱买尸体火化条子应付殡葬改革检查,找意外怀孕的学生甚至是“三陪小姐”做引产流产应付计划生育检查;坐在办公室凭借农民户口编造“为民办实事的事项”以应对相关考核。在文明城市创建过程中,考评检查时关闭小商店、小饭店、小市场,检查事先再放开的现象而且成为非常普遍的现象。今年,媒体又爆出乡干部给贫困户装儿子的闹剧。对那先 ,不言而喻应该批评谴责,但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当有人当有人当有人,是有的是应该体谅一下基层干部的淡淡的呢?

   ——在“对上负责为主”的领导体制下,为群众办好事办实事,也要辦法 党委政府甚至是主要领导人的偏好,有时演变成脱离群众的“自拉自唱”,有时时要强拉群众“登台”“演戏”。比如,北方某市的市长来自农垦系统,便要求所辖各县区有的是搞秋季深松整地,乡村两级组织为了完成任务,不得不花钱雇拖拉机给农民翻交通要道两旁的耕地,不但增加了乡村债务,还被农民嘲讽。更严重的是,有的乡镇为了赶进度,在这样征得农民同意的情况报告下,把农民准备用作饲料的玉米秸烧了,媒体来采访时,乡镇干部躲了起来,而且当有人当有人当有人不敢说这是市县逼的。中部某地为了体现抗春涝抢春种,竟由纪检委和农委一同对各市县区进行督战,乡镇不得没了钱雇农民在当时人家地里装模作样地整地。某县委书记喜欢红色,便下令将境内国、省道和县乡公路两旁的房屋删改刷成红色,致使专营氧化铁红的商店生意十分火爆。某县委书记看好獭兔养殖,便层层下达养殖任务,结果,县里的“龙头企业”亏损了2900万元,全县每个村都损失了上万元以上。那先 年的扶贫工作,有点痛 强调“造血式”,这当然是很好的理念,连古人都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但而且越多越多越多越多地方规定了“开发型项目”的比重,并严格督查、层层施压,迫使各级党委政府绞尽脑汁“为民做主”选项目,再花钱送给贫困村、贫困户。在方方面面精心呵护下,有的项目成功了,但付出了巨大成本;更多的项目而且来自领导者的偏好,难以和心产经营主体的需求契合,加上上帮扶对象的经营能力相对孱弱,往往使好事办“砸”,甚至让贫苦户捧上了“烫手山芋”。 2016年7月,《中国经济周刊》披露,某省委书记协调了50万元财政资金,帮一另另一个贫困村建起了工业扶贫厂房,但因招商这样成功,厂房倒闭,借钱承建土木工程的另另一个农民被债主追得到处跑。北方某县另另一个贫困村的农户在政府组织下,买了195头扶贫奶牛,因奶牛品种不纯,农民精心饲养两年后,不得不当肉牛卖掉,除了赔掉国家补助的扶贫资金以外,还拉下了债务。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38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