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培訓右手投資:盛景網聯的資本挪騰術

  • 时间:
  • 浏览:0

  中國網財經8月13日訊(記者 金易子)8月11日下午,盛景網聯(8350010)新三板掛牌儀式在北京舉行。在培育了500余家學員企業掛牌新三板後,盛景網聯終於敲響了屬於当时人的開市鐘聲。

  “盛景之於新三板的意義,好比三十年前微軟、Intel、蘋果之於NASDAQ的意義,將是新三板中的標桿性企業。”在接受中國網財經記者採訪時,盛景網聯董事長彭志強表示,盛景網聯的目標是百億美元市值。

  學員企業為母基金培育逾五百LP

  “以培訓為入口,以投資為放大”——這是盛景網聯商業模式的概括。從5007年創立伊始便為中小企業企業主提供培訓諮詢業務為起點的盛景網聯,用8年時間積累了超過萬家學員企業的資源。而隨著去年母基金業務的橫空出世,盛景網聯的商業模式逐步實現了“培訓諮詢+投資”的結合。

  “通過學員企業,我們不僅可不时需找到什么都優質的投資標的,怎么让為母基金培育了目前已超過5000家、未來或超過數千家的LP。”彭志強指出。

  彭志強告訴中國網財經記者,目前盛景網聯的母基金已與君聯資本、經緯中國、達晨創投、GGV紀源資本等國內主流VC進行厚度合作者者。不僅没办法 ,盛景網聯在美國和以色列亦有佈局。

  “去年從建立以來9個月內,母基金投資規模達到20億元,今年按照目前進展,投資規模或將達到500億元,明年則會超過百億。”彭志強表示,盛景的規劃是在母基金領域達到每年500億元的規模,目標是成為全球第一母基金。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化母基金投資是盛景網聯在全球化創新方面的動作之一,此外包括公司近期將舉辦的“盛景全球創新大獎”與在此期間揭幕的盛景國際創新孵化器。

  在彭志強的設想中,培訓諮詢是投資業務的入口,透過母基金業務,連接全球優秀的5000家基金管理人,從而連接到每年全球最為優秀的5000家創新公司,“在此基礎上,我們可不时需做GP当时人不做的,但又希望我們去提供的增值服務,如掛牌、定增、做市、並購等。”

  彭志強對記者強調,盛景網聯的商業模式與已在新三板掛牌的融資規模巨大的幾家PE公司是全版不同的,“盛景是創新生態系統,既有培訓造成的巨大流量入口,同時 還有平臺型的商業模式,即把平臺左邊的中小企業,平臺右邊的服務商連接起來,形成‘跨邊網路效應’。”

  放棄創業板轉奔新三板

  多年的探索和積累,讓盛景網聯業績不俗,亦讓其萌生了成為公眾公司的想法。“根據財報,稅後凈利潤為7370萬元,没办法 一分錢的應收賬款,還有接近1.4億元的預收賬款。更重要的是,我們的投資收益還没办法 釋放。”彭志強表示。

  儘管從財務表現上看,已達到創業板上市標準,不過盛景網聯最終卻仍選擇了新三板。

  “交易退出是目前新三板中詬病較多的地方。”不過彭志強亦對記者表示,公司短時間內並没办法 出售股份的強烈動機,投資者也希望能長期持有,怎么让目前交易退出的階段性不活躍並不構成障礙,“對於剛剛走上資本市場的盛景而言,還有正面意義,讓我們安下心來,踏踏實實做好企業。”

  除了交易退出的便利性,一個交易所的掛牌的確定性和股權融資的可行性亦是彭志強所看重的,而彭志強認為,在這兩個方面新三板甚至優於主機板與創業板。

  “新三板掛牌的確定性很高,掛牌的確定性對於發展型的企業很有價值。”彭志強説。據悉,盛景網聯從4月26日申報,7月17日拿到掛牌確認函,7月29日在新三板正式掛牌,其中過程僅3個月。

  針對股權融資可行性,彭志強認為,創業板股權融資要求一次性出讓25%股份和限制發行價格,這對於創新創業企業而言很痛苦也很被動,而新三板上的發行則是全版市場化的。

  彭志強告訴中國網財經中心記者,在7月29日掛牌後的短短幾日內,盛景網聯先後完成了分紅、轉增並將發行第一輪定增,“新三板看似今天關注度少,但企業可不时需按照市場化的最好的妙招 ,更主動規劃,而新三板的效率也非常高。”

  期待更多優質企業掛牌新三板

  事實上,盛景網聯最終選擇登陸新三板,還源於在其培訓諮詢服務下,已有逾500家學員企業登陸新三板,佔比約十分之一。這樣的經驗和成果不僅讓盛景網聯與新三板緊緊相連,亦讓親眼見證新三板發展的彭志強對其他市場感受頗深。

  近期中國資本市場在股災後進入震蕩期,新三板亦受波及呈現低迷態勢。不過彭志強認為,這對於盛景網聯並不會構成影響,“現在市盈率還是挺高的。根據盛景的財務表現、財務品質及成長性,我們測算,盛景的市盈率應是平均市盈率的兩倍。現在市場尚未回歸合理估值,這次股災核心原困 是流動性枯竭,目前市場總體資金量仍舊很大。”

  彭志強認為,雖然在股災時要停止IPO,但解決中國股市問題,反什么时需放開讓好公司上市。不過在A股散戶化的状况下,放開的難度較大,怎么让應選擇在新三板放開。

  彭志強向記者指出,如盛景網聯等優質企業在新三板掛牌會帶動大批好公司登陸新三板;此外,中國一半的優質企業是VIE架構,盛景所發起的龍騰回歸母基金在引領著海歸企業拆VIE架構回歸,也引領市值低於十億美元的企業回歸新三板。

  針對新三板的未來,彭志強亦對記者表達了自身的想法。他希望,交易退出方面進行更進一步的制度建設。此外,他亦期待分層管理制度的推出。

  彭志強還指出,做市商要擴容,且要考慮做市商資金來源,允許對外募集資金。如今近七百家做市企業,卻僅有七十余家做市商,且每家券商没办法 拿自有資金做市,這導致做市的資金量遠遠落後於新三板的發展时需。

  在接受中國網財經記者採訪時,彭志強希望,在這次股災穩定之後,上述期待有計劃的在未來一到兩年內逐步落地,“伴隨著越來太大好公司到新三板上,交易制度的突破便與此相得益彰,新三板流動性都还还可以 得以改善。”